核心提醒:文章称,在一颗星球上,人们对特朗普接收伍德沃德采访时表示出的虚假觉得恼怒,对医疗系统和经济的瓦解觉得恼怒——未来这两个方面的重建之路都将是艰巨的。在另一颗星球上,沾染链已经被打破,不过中国政府坚持警戒,并且愿意就义短期的经济增加来拯救国民的性命。

参考新闻网9月18日报道 《加拿大面面观》杂志网站9月16日刊载题为《美中两国应对新冠疫情的方法有着惊人的不同》的文章,作者系印度历史学家、编纂兼记者维贾伊 普拉沙德和中国国民大学重阳金融研讨院高等研讨员罗思义,文章对照剖析了中美两国应对疫情的不同政策导向和现状,编译如下:

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记者鲍勃 伍德沃德在新书《恼怒》中谈到他今年2月和3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的与新冠疫情相干的采访。特朗普承认这种病毒的致命性,但他决议淡化它所带来的危险。特朗普说: 我想一直淡化它,因为我不想制作恐慌。 尽管中国当局宣布了警告,特朗普和他的卫生部长亚历克斯 阿扎却完整没有做好应对这场疫情的筹备。

美国的新冠疫情病例总数依然为全球最高。在病例数不断上升的同时,美国政府依然在犯错。美国似乎没有一个州能够禁止这种疾病的传布。

另一方面,在中国,自从新冠病毒在武汉被把持以来,政府只需把持小范围暴发的局部疫情。马丁 沃尔夫3月31日在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上撰文说,中国胜利地 把持住了湖北的疫情并禁止了它在中国各地的传布 。中国从未暴发全国性疫情。更为正确的说法是把它称为在湖北暴发的疫情。